当前位置:首页 > 安全环保

安全环保News

起底中国第四大石油公司腐败窝案

录入日期:2020-03-24  阅读: 7

中石油原总经理廖永远到中石化的原总经理王天普,再到中海油的退休副总吴振芳,三大石油公司的腐败问题人们已经见怪不怪了。偏安我国西部一隅却独立于三大石油公司的延长石油,同样的腐败窝案,人们却鲜有关注。不久之前,延长石油接连爆出原董事长沈浩和另一位原董事长贺久长被逮捕的消息,延长石油的腐败问题也逐渐被暴露出来。

500万“好处费”牵出腐败窝案

延长石油的腐败问题并不是一两任董事长的问题,追溯延长石油的人事变动,国际能源网记者发现,延长石油已经有数位领导因贪污腐败问题被判刑。

曾经玛雅人流传出2012年是“世界末日”的故事,对于延长石油来说,2012年的腐败窝案不亚于一次“世界末日”的冲击。从2012年4月底开始,延长石油集团及下属的油田公司、管道公司、炼化公司、延安炼油厂等多个子公司的数名高管,陆续被西安市检察院反贪局带走调查。延长石油的腐败问题已贯穿整个公司多个产业板块。

早在2006年,负责修建延长油田家属楼期间,延长石油集团原副总工程师李兴曾收受陕西万嘉企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好处费”高达500万元被举报。正是因为这起案件,牵连出郭浪、马永乐、兰铁栓、郭志文等4人腐败“窝案”。

李兴庭审现场

李兴是北京人,曾经作为知青插队在陕西,工作就一直在陕西,他先后担任延长石油集团油田股份公司副总经理、延长石油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等职务,位高权重。2006年至2007年,当时主管基建工程的李兴,因帮忙为西安新晃制冷设备有限责任公司职员田某承揽工程,先后收受其30万元“感谢费”。在负责修建延长油田家属楼期间,李兴曾收受陕西万嘉企业集团公司董事长的“好处费”500万元。经陕西省西安市人民检察院审查发现,延长石油炼化公司机动设备部原经理郭浪、炼化公司原副总经理马永乐、延安炼油厂原副厂长兰铁栓几人都存在受贿问题。

检察院查明,郭浪利用职务之便多次收受贿赂,受贿金额高达93.3万元;马永乐在任延安炼油厂厂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受贿金额高达84万元;延安炼油厂原副厂长郭志文,被检方指控的罪名也是“受贿罪”,受贿金额高达42万,受贿数额最少的延安炼油厂原副厂长兰铁栓,受贿金额也有8万之多。盘根错节的关系造成了腐败窝案的发生,与李兴相关联的几位部门负责人在公司一些项目的招标方面为行贿者大开方便之门。

2012年11月9日,李兴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30万元;2013年1月8日,被告人郭浪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没收财产20万元;2013年7月29日,陕西省高院二审判处郭志文有期徒刑10年6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10万元;马永乐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15万元;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未查询到兰铁栓的裁判文书,很有可能因为情节轻微又有悔罪表现被免于起诉。

总经理被抓

总结李兴这次腐败窝案,延长石油把其归为管理不善、内部个别岗位关键负责人职权范围过大、缺乏必要的监督机制等原因。但李兴案过后,延长石油的贪腐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解决。2017年,延长石油旗下的延长油田总经理王书宝也因贪腐问题被抓。

王书宝是一位石油能人,大庆石油学院毕业后,在中石化胜利油田东辛采油厂17队当技术员,在胜利油田一待就是15年。2005年,王书宝进入中石化西北油田分公司,先后担任开发处副处长、处长。任职期间还获得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构造地质学专业博士学位。2009年5月,王书宝进入陕西延长石油集团,开始走上人生巅峰。2015年7月,王书宝升任延长油田总经理,成为这个占据延长集团三分之一江山的“霸主”。

王书宝的被抓也是源于另一起案件被告人的举报。一个叫唐德岭的胜利油田汇泽石油技术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与人合作非法套取长江大学和中国石油大学的科研经费被起诉,为了减轻罪责,唐德岭供出了延长油田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书宝涉嫌职务犯罪的线索。2017年8月,王书宝被当地检察院批捕。

王书宝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多个项目中“捞钱”。2007年至2016年,吴志春为其公司承揽油田科研项目,多次找王书宝等人寻求帮助,王书宝通过打招呼、内定外协单位等方式,使吴志春的公司顺利承揽了多个科研项目。吴志春为表示感谢,多次送给王书宝等人财物共计人民币271.45万元。法院认定,这笔钱中觉得大多数落在了王书宝及其亲属手里,累计金额有248.95万元。

王书宝在检察院交代其罪行时承认,他为自家两个弟弟买车、买房提供要钱的对象,让吴志春先后给了自家两个弟弟40万元。此外,王书宝高中老师的儿子因涉嫌诈骗被拘留后,徐老师找王书宝借15万元,王书宝又让吴志春给徐老师汇款15万元。

王书宝作为哥哥在延长油田任职,弟弟便也利用这个机会做起关联生意。法院审理查明,王书宝的弟弟王某乙实际控制着两个石油类公司,王书宝先后给这两家公司安排了8个科研项目,合同金额共计1093万元……

给王书宝行贿的吴志春、陈红宝均已被判构成单位行贿罪,均获刑两年。但王书宝的判决文书在网上并未查到。这不仅引人更深层地猜测,王书宝的贪腐问题可能不仅是在延长石油这么简单。

2013年,当时任国务院国资委主任的蒋洁敏落马之后,“胜利油田系”这个散发着贪腐气息的名词不胫而走。2014年7月,从胜利油田走向仕途的周永康最终落马。当人们以为周永康落马标志着“胜利石油系”贪腐问题宣告终结时,又一名胜利油田走出来的中石油高管、担任纪检组长的王立新被调查。2015年落马的廖永远也来自于胜利油田。而王书宝的履历上有十多年的时间都在胜利油田,他是不是也是“胜利石油系”的一员?目前没有人能说得清楚,被批捕到现在已经快三年的时间,王书宝的案子依然没有敲定最终结果,但是延长石油的腐败问题却依然在继续。

两任董事长落马

延长石油的腐败问题没有因为多起内部高层被抓而告一段落,相反却有不断升级的趋势。2020年3月2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陕西省纪委监委对陕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贺久长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调查,贺久长也因此被“双开”。而贺久长与延长石油的渊源颇深,在担任陕西省发改委主任之前,贺久长的职务是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党委副书记,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

据贺久长被“双开”刚三天的时间,在2007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陕西延长石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沈浩也被开除党籍、取消退休待遇,送司法机关审查。延长石油的两任董事长几乎在同样时间因贪腐被调查,引起业界一片哗然。

延长石油先后两任董事长因贪腐被带走调查,犹如一个重磅炸弹炸响了整个公司。对于沈浩的贪腐,中纪委措辞非常严厉:“以企吃企,利用担任国企“一把手”之机大搞权钱交易,将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沦为谋取私利的工具。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对于沈浩的继任者贺久长,中纪委也同样严厉指责:“贺久长在能源资源领域大肆进行权力寻租和权钱交易,逾越党纪国法底线。其行为已构成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

这两个人的腐败已经把延长石油历年积攒的贪腐问题推向了高潮,而两位董事长背后,可能还有一个关联者——他就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2020年2月27日,最高检官网发布消息称,全国人大原内司委副主任委员、中共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陕西省原副省长陈国强涉嫌受贿案,由国家监委调查终结,经最高检察院指定,交由天津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

沈浩在延长石油的时候,时任陕西省副省长赵正永正分管省内能源工作,并担任着陕北能源化工基地领导小组组长的职务。延长石油主要采区,几乎集中在陕北的延安和榆林两市,赵正永和沈浩的关系就是这个时期建立的。2010年6月,赵正永升任陕西省代省长,消息传出不到几天的时间,沈浩便将赵正永推荐的那名干部安排到了重要岗位,并专程向赵正永汇报。

在贺久长接任沈浩延长石油董事长职位的时候,赵正永又破例让以到任职年限的沈浩保留延长石油油田党委书记一职,意图让其继续辅助贺久长,完成利益输送和交接,让贺久长也成为利益输送的重要一环。

虽然贺久长和沈浩不是在延长石油任职的时候被抓的,但是这两位董事长和赵正永盘根错节的关系,侵害的对象主要还是延长石油。

延长油田是国内拥有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资质的四家企业之一。因此,习惯上有很多人称它为中国除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外的第四桶油。作为陕西省最重要的工业企业,延长石油几乎是全省经济支柱,个别官员也将其视为以权谋私的一块儿“肥肉”。从延长石油近年来的腐败案件看,权力集中、监督不够、管理存在瑕疵的问题依然没有彻底解决,从最初几个子公司的领导落马到最后两任董事长被带走调查,延长石油反腐之路还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扫除蛀虫,荡涤一切利用权力寻租的机会才是让延长石油实现发展目标的根本,在国际油价持续低迷的时刻,更不能允许蛀虫横行!

新闻文章里的ad

|  首页  |  专委会介绍  |  技术交流  |  咨询服务  |  会议会展  |  联系我们  |

联系我们

010-68424328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QQ:630082490